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万

积分

0

好友

3307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3-17 15:36:58 | 查看: 19| 回复: 0
  2020年湖南省委一号文件提出,“积极推进优势特色农产品品牌建设”。樟树港辣椒炒肉实施已久的“品牌强农”行动,也是湖南农业做大做强的关键抓手。
  很多特色农产品,都细分出了主打高端市场的“天价”产品,如288元/斤的樟树港辣椒、199元/斤的五常大米等。“天价”扩大了品牌知名度,却也饱受舆论质疑。如何塑造品牌美誉度,促进产业健康发展?为此,我们组织系列文章,期待抛砖引玉,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共同推动我省优势特色农产品品牌建设,助推广大农村产业振兴。
  5月8日,岳阳市湘阴县樟树镇,2020年樟树港辣椒节开幕。媒体的广泛报道,把最高价达288元/斤的樟树港辣椒,再次拉进公众视野。
  和当年“天价”五常大米遭遇舆论批判一样,“天价”辣椒、“天价”苹果等,也饱受争议。批评者们历数出其“六宗罪”。
  本文的基本观点是:粮食、普通蔬菜等大众刚需型产品,应该控制在低价水平,以保证民众的“米缸子”、“菜篮子”,抑制社会总体物价。小众特色农产品应当允许卖高价,这既是品牌营造和产业发展的需求,有利于当地农民福祉和乡村发展,也有利于中国农产品“走出去”。
  樟树港辣椒以清炒为佳,讲究糯软口感和独特香味,这就要求质地嫩、辣度低、色翠绿、长度最好在6——8厘米之间。依据上述标准,可分为5个等级。
  顶级精品,即288元/斤的“天价”辣椒。每一百斤樟树港辣椒,能达到这个等级的只有几斤。
  上等货,价格通常是100多元一斤。它和顶级精品一样,基本面对高端礼品市场。“阳雀湖”、“君之椒”、“镇源”,都是走顶级、上等产品路线的代表性品牌,“阳雀湖”更是专注顶级精品。
  中等货占比最大,早期市场售价通常在30—80元/斤之间,面向中端礼品市场或高端餐饮企业。在高端饭店里,一盘清炒樟树港辣椒的价格最高不过八九十块钱,相当于两斤进口车厘子或一斤进口猫山王榴莲。
  长得过于成熟的樟树港辣椒,口感会偏辣不宜清炒,因此沦为下等货。其外观特征是,个头长、色彩暗。因其独特香味,老长沙人喜欢买来做剁辣椒和白辣椒。这个等级通常出现在菜市场,零售价一般在10—20元/斤之间。
  残品,个头超小或外观畸形,一般用来做泡辣椒,也有饭馆和家庭主妇买来做辣椒炒肉。其市场零售价,一般不超过5元/斤。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各等级产品价格变化较大。当天气转热辣椒丰产时,整体价格会有较大幅度的下跌。
  这个产品价格体系及销量,形成了菱形结构,对应了不同的消费层次。“只用天价来评价它,是不准确的。”湖南省蔬菜协会会长何久春说。
  (5月8日,樟树港辣椒节当天,省蔬菜协会会长何久春(左一)在当地辣椒企业调研,同行的还有协会副秘书长何荣状、邓召利。)
  2014年,人民大学课题组基于实地调研刊发了一篇论文。它指出,五常大米分为“非有机米”、“非礼品有机米”、“有机礼品米”,在当地的平均售价分别是4元/斤、8元/斤、10元/斤。运往外地销售后,“非礼品有机米”通常会加价到10元/斤;“有机礼品米”售价变动空间较大,加权平均计算后为56元/斤。[[1]]
  曾引发轩然大波的199元/斤的“天价五常大米”,又是什么情况?《人民日报》在2012年的报道指出,它其实是“商家宣传的噱头,有价无市,市场上基本不流通。这种大米以‘抗氧化米’为卖点,是北京一家企业在民乐乡包了1000亩地专门种植的,主要作为‘礼品米’馈赠。”[[2]]
  (2011年“五常大米风波”中,一家网站制作的新闻专题。导读中写道:“如此炒作‘绿色’题材,或许将严重扭曲农业种植结构,威胁国家粮食安全。”——这种观点,在对“天价大米”的批判中颇具代表性。德兴信息港)
  樟树港辣椒声名鹊起前,种植范围基本限于樟树镇4个自然村。当地农民把它当成自食小菜,种于房前屋后,偶尔拿到当地菜市场出售。
  “原因很简单,它是未经过杂交改良的古老品种,亩产量不到普通杂交辣椒的五分之一,抗逆性也差,恶劣天气下容易减产绝收。”君子之椒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邵军说,“它不出名、卖不上高价的年代里,大规模商品化种植铁定会亏本。”
  正因为未经杂交,樟树港辣椒保留了独特的原始风味,椒香浓烈。进入新世纪后,它作为一种礼品,在湘阴县内流行起来。
  礼品市场的出现,直接推高了这种辣椒的价格。邵军记得,2008年时,一斤用于送礼的嫩椒就要卖30块钱,在当时也称得上“天价”。樟树镇上,开始出现了辣椒种植专业户。
  随着樟树港辣椒礼品市场向长株潭、北上广扩张,它的名气越来越大,精品装的价格也越炒越高。这反过来又刺激了辣椒种植面积增长,“相比2008年时增加了几十倍。”邵军估算。
  扩产之后的樟树港辣椒,一部分进入礼品市场和高档餐厅。另一部分,以相对较低的价格流入普通饭店、菜市场,让广大普通消费者也能一品其风味。
  “高价刺激增产——增产促进产品细化——分化出中低端产品——中低端市场份额扩大——覆盖更多普通消费者” ,以高价闻名的五常大米、炎陵黄桃,也走过了类似的路程。
  “天价”精品,在樟树港辣椒产业起步的过程中扮演了关键作用。如今产业已经成形,是否意味着“天价”精品不再重要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天价”辣椒之于整个樟树港辣椒产业的价值,不仅仅是营造宣传热点那么简单。这得从该产业的运转特征说起,后续文章将予以详述。
  (左为樟树港辣椒中的顶级精品,最高达288元/斤;右为最低端的残品,市场价几块钱一斤。)
  五常大米和樟树港辣椒中的“天价”精品,基本上被人用于送礼,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灰色利益输送的“媒介”。
  但是,没有“天价”辣椒,送礼者还可以选择“天价烟”、“天价酒”、“天价包”,或是其它的利益输送手段。将原因归咎于礼品本身,好比有人持刀行凶却把罪责算到刀匠头上,搞错了重点。
  本土“天价”农产品线元/斤的日本新潟大米登陆中国[[3]],上万元一瓶的法国拉菲酒在国内热销,又作何解释?若要在国内禁绝这些天价农产品,中国又有什么理由鼓励“扩大高附加值农产品出口”?[[4]]
  这些天价农产品,都是小众特色产品,在全国农产品总销量中占比极小。在农产品总体上供大于求的背景下,它们的价格涨跌,几乎影响不到整体物价。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一二十元一斤的五常大米、50/斤的日本新潟大米,已在国内市场销售多年,但中国的米价一直处于低位水平。
  “姜你军”、“蒜你狠”等农产品涨价现象,或是因为极端天气影响产量和运输,或是有人囤积炒价。这两个因素,只能在较大宗的农产品领域发挥作用。无论如何,都怪不到小众特色农产品头上。
  简而言之,被打上“天价”标签的高端农产品的三条“罪名”——排斥普通消费者、助长灰色利益输送、哄抬农产品市场价格,都难以成立或值得商榷。
  另三项“罪名”成立与否?本文主张“应当允许小众特色农产品卖高价”,理由又是什么?(文\图 袁树勋)
  请关注“‘天价’农产品无罪论”后续,《经销商剥削了农民?》、《288元/斤的辣椒是收智商税吗?》、《高端农产品“走出去”中的政府角色》。(文/图 袁树勋)
  [[1]]曾维炯 徐立成:《高端农产品价格的“最后一公里”与产业链的失衡发展——基于黑龙江五常市“五常大米”的实证分析》,《中国农村观察》
  [[3]] 姚瑶:《今年前两月出口同比大增143% “天价”日本米渴盼走通“中国路”》,《21世纪经济报道》
  信息港曲周独院出租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