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7 17:00:55 | 查看: 4| 回复: 1
  
  我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本科毕业生,2008年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从重庆到长沙、广州、深圳,我四处漂泊,四处打零工。在酒店干过传菜员、在物流公司干过操作员、在工厂呆过。因为适应不了社会压力,我决定考公务员,结果考上了湘西一县法院的法官助理。我到法院的时候,到我家来政审的领导向我介绍了一通法院,然后把我安置在民一庭的一间办公室内整理案卷材料。在县里的这段时间,我送过开庭传票、诉讼须知、王健林“清仓”了!卖掉美国五星级酒店 海外地产一个不留!权利义务告知书等。我跟着法官到过银行,当事人家里,也做过询问笔录。刚开始还好,领导带着我跟不同的人吃饭,比如院长、律师、州法院的法官、镇政府工作人员等,法院还安排我们到省委党校学习,去云南、重庆旅游。但好景不长,后来院里把我安排在下边一个镇的派出法庭里。而这里只住着我一个人,死了,“吹哨人”倒下了庭长平时都在县里。我要自己做饭吃,一个人守着派出法庭。因为这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这里的村民住的还是木板房,条件很艰苦。我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我又想到领导只是领着我在办公室领过几笔钱,没有给我谈院里的福利待遇,也没开工资卡什么的,心里很烦。一气之下就辞职了。
  辞职后我来到长沙找工作,因为不顺心就回家了。在家里我跟父亲打了一架,除了破口大骂外,砸掉了一台液晶电视,打坏一扇门。我哥哥就把我骗到省脑科医院,在这里当做精神病治疗了3个月。之后,父亲强行把我送到县里的一架精神病医院,断断续续住了4年。
  县里的精神病院里,护工都是很凶的,只要不听他们的话,就会罚跪、打耳光。我甚至看到一个病人被护工拳打脚踢,连手指都拉开一块肉,到人民医院去缝了五六针。在医院里最苦恼的是菜里没油、没肉,基本上一切菜都是水煮的。50多个人围着一台电视机看着。病人之间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而打架。在医院里,病人可以玩扑克牌,下象棋,捉红字、看看书,读读报。医院里住了”黛玉不解何故,因笑道:“你瞧宝丫头疯了!审问我什么?"宝钗冷笑道:“好个千金小姐!好个不出闺门的女孩儿!满嘴说的是什么?你只实说便罢很多老人,很多人有老年痴呆症症,甚者生活不能自理。一年崔判官吃了一惊,急取浓墨大笔,将“一”字上添了两画,却将簿子呈上要死四五个人,死后往火葬场一送。
  精神病鉴定很简东安动力,---理想汽车IPO概念股收集大全单,我父亲领我到康复医院,那医生一听是来办残疾证的,张口就问带钱了没,先把钱给交了。然后就问我吃什么药,我说吃利培酮和肌甘片,他又问吃了多久了。之后就OK了。我怀疑只要是来这里的人都能给鉴定成精神病,都能给个残疾证,只要把钱交了就行。
  我认为自己没精神病,我父母哥哥就认为我有,一定要我吃药。我只要不吃药,即使没发病,他们也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来,说这药要吃一辈子,断不了。我从医院回家,我父母从不要我做事情,也不允许我到外面找工作做事情。 如果我出去,他们也会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我想我这辈子就这样被我的冲动给毁了,永远就这样像只小鸟一样被关在笼子里。
  我的问题只是手淫过度。因为我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手淫,那时我才十一岁。我一直手淫到现在,有26年了。我读大学时,辅导员要我去看过心理医生,大概因为我看黄片的原因。黄色文化害苦了我。我的身体越来越差,记忆力下降,眼光呆滞,整个人昏昏沉沉。       美元指数阶段顶在哪?。踏空反思总结。该说的周末说完了。”凌空子笑而言曰:“好诗!好诗!真个是月胁天心,老拙何能为和?但不可空过,也须扯谈几句。看看战到天将晓,那妖精两膊觉酸麻。那师父见他这等,又不忍不舍,复住了口,他的头又不痛了。主板问财选股之动态选股。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7 17:24:22
无语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