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0 12:28:24 | 查看: 7| 回复: 1
The fourth
  老板找的投资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因项目上进度一直的停滞,让投资老板很是脑火。找了专门的职业经理人及助理过来这边,做整体的督促及协助。6月份集团公司过来的人到位,我们这帮小姐妹都是各种的猜想各种的议论。D过来这边,介绍时说的职务是采购经理,名片上的职务是总经理助理,大老板的人。刚过来,产品不熟、人员不熟、工作难以开展。因一直不喜欢去搞什么小团体,所以在工作上,对她会近一点,带她认识产品特性、流程,到车间介绍各种设备的特性,认识各车间的人员。。。。总的来说,相对于其他人,我会算是走得近一点的人。
  我不是一个八卦的人,D看外貌不出众,当时的发型也一般,我以为她是结了婚有家庭的人。因她的主职是采购,但对产品不熟悉,很多时候,去供货商那时,会要我跟着一起,那时的她好像刚拿驾照,总公司给配的一台车。所以跟她出去也方便。一起处理过一些事情后,我们也熟悉起来。再聚会时也会邀请她一起。但,我们之前的小团体,她好像较难进入进来,女人间的友谊,有时候,也是很自私的,大家看我跟她较近,也不是很开心,总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相比较着。并没有去在意那些,维持着那样不远不近的关系,生活着。
  后来,因之前的房子太大,我一个人住着有点烦闷,就换了一间,价格一样,却小了一些,我的想法也是很清奇的。她帮我搬的,开着车一趟一趟的。我就自认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了。她较少谈起她自己,只是说过她之前交的一个男友,交往了应该有几年,后分手告终,言语间,她总是会以:--我前男友—来称呼,没有什么动人的情节,我问过她分手的原因,她说性格不合,好似云淡风轻般的带过,看不出有何伤感的情绪夹杂在内。也许,她的内心也会难过吧,只是没有表达出来,而我,也没有太过的去追问,不太习惯去关注别人的私事。后来,一次从别人那里,我知道了她的故事:与一个男人在一起四五年,都到了谈论结婚相关事宜的时候,但因男方家里不同意他找外地的,也不太喜欢她,最后,那个男人依家里的要求跟她分了手。中国有太多传统的故事范本,好似两个人的爱情并不是两个当事人的事情,双方参与的人太多,声音也就很多,最终,总会发生各种的但绝对类似的事情。我想,是不是爱得不够呢?如果爱得够深,两情相悦的两个人,有什么是不可以跨跃的呢?他们是光明正大合法的呀?很多事情,不能理会,但却理解。又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人,但她,并不娇弱,独立的女性很让人欣赏。
  我有跟她说过我喜欢女生这件事情(不想跟人太近,怕伤人,也怕受伤。),当时是什么场景,记不太清楚了。但好似她没有太过意外,只是说这没什么她也见过,也并未因此而与我保持距离,还是一如往前,维持着朋友间的正当距离,不太近也不太远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感觉多个朋友,知心的朋友。但后面,H跟我说,她一看我看D的眼神,就知道不对了,有东西在里面,也许当局者迷,很多事情,就是那样顺其自然,当时的我,没想过要与她如何,因为她与我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她是怎样一个人?她很独立,一个人在SZ这座城市,早几年前,买了自己的的房子,虽不大,但相比多数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比如我们,好了太多;然后刚刚又买了车,属有房有车有户口的那种人,强势。她不是我的菜,我并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太咄咄逼人,让人很沉闷。
  八月时,她有一天跟我说要去云南玩,想跟我一起去,我毫不犹豫立即应下,那个地方,我一直想去,但从没去过,心向往之。于是她主导订机票,做攻略忙乎七七八八的事情。八月底,请假,我们一起出发到了云南。我是第一次去云南,当然在往后的好几年里,也没有再次去过。一路上的我兴致很高。我们先飞到昆明,在昆明住一晚。当天是中午时到的,云南的天气很好,八月也是不冷不热的温度,让人体感很舒爽。东西放到酒店后,我们到周边小街闲逛。她是一个计划很周详的人,跟她出门,我只用带人带钱就完事,其他的就是跟着她就行,安心。吃了当地的小吃,让人心情特别的舒畅。跟她的距离好像一下子近了很多。我不是一个很容易跟人亲近的人,一般跟朋友出去时,都保持着必要的社交距离,极少去主动的牵别人手或是挽胳膊之类的举动。她一路拉着我,挽着我,我竟没有不适感,就那样安心的跟着她。晚上回到酒店,有些累,冲完凉后,想早早的睡,我们躺床上,外面很安静,留了床头黄暗的小灯,很安详。在我感到我们都要睡着的时候,她突然靠近我,说:“我们现在不在SZ,就放开自我,过只有在这边才有的生活,好吗?”一片懵逼中,她吻了我,好吧,承认吧,她的吻技很好,至少,比我好,我并没有太多经验,没有跟男生交往过,这些方面,我是较缺乏的。她的吻,在一瞬间,我感到了发泄的味道参杂其中,但也就是一瞬而已,好吧,她成功的搞定了我,说起来,很好笑,我被一直女搞定了。
  在云南总共呆了十天,我们从普者黑(因第一重要的不是看对,重要的也不是做对,重要的是做对时下多大的注!季爸爸去哪而得名)到大理、洱海,在洱海边骑电单车狂奔,一路给她疯狂的拍照,绝美的市场冲高回落,中小创或迎机会风景很容易让人忘却很多东西。。只是,我发现,D有时候并不在状态中,一阵一阵的,有时离我特别近,各种的亲近举动。。有时却离我特别远。。我是个敏感的人,所有的东西都很轻易的可以感触得到。但,当时,她应该有她自己的心事,不便说出,那就陪伴吧。所以,尽力的满足她的一应要求,陪着她在疯的时候疯,在需要安静的时候坐在她一旁。最后一站是到丽江,古香古色的小镇,是我最钟意的调子。但是她,一到这个地方,就沉默了很多,我不懂她到底是怎么了,直到晚上,我们在民宿的小院里,看着满天繁星时,她跟我讲出了原因:这里,她曾经来过,是跟她的男友,而且是在她男友提出跟她分手后,她要求来的;她用淡淡的语调述说着,我可以闻到空气中的感伤气息。。原来如此,她是一路的在回忆,我不知道她是在祭奠还是在追忆,她的心,很难猜得透,何况,我也不是一个很能看透别人心思的人。静静的听着她的述说,不时的给她倒上茶水,定定的看着她,告诉她,一切都过去了,一个不珍惜自己的人,没有必要一直的在心上为他留着位置。。。。那天晚上,她很疯狂,我陪着,好像她要什么,我都会配合着给她,满足她。。。我知道,她是在干什么。
  后来的我们,又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有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也有其他人加入的,但,让我最难忘却的,只有云南,难忘的不只是那里美仑美奂的景致、纯朴自足的居民,更多的是那里的我们以及在那发生的事情。
  准备回SZ的前一天,她感冒了,不舒服,很着急,给她买了药喂她吃后,很是担心,想着如果次日不好,就改签飞机,要带她去医院掉个水什么的。幸好,次日,她好了许多,只是精神不济恹恹的。返回深圳后,我们各自开始着自己的工作,她是住在关内,每天开车上下班跑通勤,自从云南回来后,她时常住在我那。只要她在,我会早上早早的给她搞早餐,晚上下班给她做饭,所幸的是我厨艺不赖,依着她的味口给她做着我能做的事情。日子不闲不淡过着,我们都没有谈论过“关系”这个词。好似都刻意的回避着
  十月份时,公司发生变动,因前期所投入项目的进展不顺,投资大老板那不满意,秋后算帐。我们老板这边,共计四个合伙人,有的退股折现,有的留股”刚说了,只见冯家的两个管家娘子上楼来了.冯家两个未去,接着赵侍郎也有礼来了.于是接二连三,都听见贾府打醮, 女眷都在庙里,凡一应远亲近友,世家相与都来送礼.贾母才后悔起来,说:“又不是什么正经斋事, 我们不过闲逛逛,就想不到这礼上,没的惊动了人走人,最后,我们自己的大老板也走了,走得无声无息,让人很难接受。公司的整体变动很大,换了另一个项目的老板整合进来,需要我去接管这个项目的品质,当时心中很是不愤,那个项目的老板也不是很入眼的人,直接的拒绝,而且是在集团大会上,在那个老板要求要我时,我直接的拒绝,结果,可想而知,拒绝也没有用,还是要我去,强硬的,老板的话不容拒绝。我没有去,而是直接提出了离职。对我们之前一起打拼的不论是小姐妹们还是老板们,都有太多的感情在内,我是一个极度感性的人,一个好好的公司,市场环境很不错的状态下,因大老板的一拍脑,直接换人换血。所以,直接的提了离职,其间,副总找我聊,希望可以留下,没有答应,只因跟他一点都不熟。D做为集团公司那边的人,也跟我聊这过件事,当时的意向是,可能由她来接手这边,我的回复是,如果她来,我就好好的帮她一起搞,但最后,当然没有成,公司帐面亏损严重,大老板投资的三千万一个毛都没剩下,我们的老板们也都撤出了,很是坚难。我在11月底的时候离职到期,走了。后面这家带有感情的公司,大老板撤资、转卖、换老板,生意场上的事故,上演着。公司易主,名称未变,那家公司也扛了好几年,于去年也就是19年头,因欠贷款,被封破产倒闭,从此,江湖上就少了RSS。
  离职后,D让我住到她那里,不用出房租,市区也方便一些。于是,我把我的房子退掉,把所有的家具电器类做转卖,搬到了她家,开始同居生活。
  因着住处的关系,我在工作方面,也有了要求。玩了一个月左右,找了一家做行车记录仪的公司,做着老本行品质的工作。公司的人员不多,架构也平庸,有着小公司的特性,所有的开销,一应秉乘能省则省。所以工资一般,事情多为跨部门的,各种流程、标准、制度、厂商管理之类,文件及现场,一边学习一边制作着,也还好,应付得来。与D的关系?还是那样,我充分的表达着我的爱恋与喜欢,但她,从未做过任何的表达,我们时常做着情人间的事情,但是却少了一些感觉,会在某一个时刻,让人迷茫、无措
  上班了近一个月,对陌生产品的认知及流程,已经了解学习得七七八八,跟同事间也还行,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文件方面也完成了,品质部也搭建起来了,所有的向着计划的方向前进着。这时,一个之前公司的供货商老板,找到我,要我去他公司做业务,他是做我们之前产品的一个部件的,跟之前老板还有我们之间的关系也都不错。一开始,我没有答应,他就来我上班的地方请我吃过几次饭,讲了很多,诸如:行业内做得可以了,现在放弃太可惜了。。做业务有资历,他可以一点一点的带之类的。各种说服。最后,结合现在公司的前景,就选择了换地方去他那里
  辞工费了一些口舌,但,也还是顺利。这个公司的工厂在FJ,因主要的客户在SZ这边,就在这边租了个办公室,人员不多,业务是老板自己,现在加上我一个,司机一个,商务一个(老板娘),设计一个还加一个售后,共计六个人。业务,对我来讲,是一个新的领域,我不是一个很会社交的人,加上对这个产品的熟悉层度不深,人有一点底气不足。多次提出要去工厂那边学习一下产品,但老板讲没那必要,有些困惑。老板出去客户那,大多会带上我,我观察着他的沟通方式,处理方法,他也会跟我讲一些技巧。去客户那,多数会请吃饭,吃饭,多数会喝酒,喝酒,多数会较猛。。我胃不好,也不太能喝。但每次,酒桌上,老板都死命的暗示让我陪着多喝,让人暗生反意。后面,跟他提出,我不能喝酒,每一次喝了后,要晕都是故事,都是局!好几天,他说多喝就好了,要练。让我彻底的对业务这个行当产生了反感之意。还有就是,我之前做品质,不管在客户还是在供应商处,发现了问题,喜欢提出,然后依现象给出一些建议,现在身份变了,有几次,我看到客户那边的操作方法会直接的损坏产品,我跟老板讲了,他说不用理,业务不管那些。。。好吧,渐渐的,我感到很难接受这些东西。沉闷的上着班,到了年底,回老家过年。D也不同意我做业务,说我脾气不合适,太刚太直。我想她是对的。年后,回到SZ,就跟老板提出我做不了,很多东西,骨子里的较难改变,刻意的转换,会让人难受。
  又失业,然后又找工作。找了个地方,也是完全陌生的行业,除了社交对人,在产品上面,我的学习能力很强,做得也算不错。安安稳稳的上了三个多月的班,然后,唉,然后,我之前的老板找我,说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找回了几个曾经的同事,准备开干,要我的加入。一起吃过一次饭后,听他讲的那些,加上我的感情在做祟,就同意了。然后,离职、入职,一番操作。新的工作环境,但有熟悉的人,熟悉的产品,做起来,也是得心应手。本来计划的是做个小的实验室,在市区位置,也还是不错的。小的订单自己在实验室做,大的就外发做我去跟进生产。当时还是住在D那,离得也不远,坐公交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她那时在市区的科技中心区上班,还是之前的公司。但听外面讲她公司出了一些问题。有向她询问,她说还没有波及到她们这边,其他地方的子公司有些已经在裁员或是关闭了。有些担心她,但她自己有分寸,把公司一些主要的事项对接的,渐渐的做了改变。
  我这边公司刚开始,没有太多事情,所以较少加班。而她也是没有什么班加的。后面,她依给她们公司供礼物的一个供应商那了解到水果不错,就从那人那拿货来倒卖。我都与她一起,在住的周边,不同的小区门口售卖。真的是不错的经历,很好玩。她每月也增加了一点收入。住到她那后,因她没有找我要房租,所以家里的一应开销,都由我负责。包括跟她出去玩(我们经常周末时,选择周边自驾去玩一下),给她买衣服、鞋子之类,然后,时不时的送她些礼物。她都照单全收。日子就这样过着,我们,关系,还是一如往常,没有进展,我称她“宝宝”,她称我“妞”。
  老板这边订单不错,外协加工处很多的不给力,交期及质量都难满足要求。老板就决定自己干了,然后在一个我们都没想到的地方(偏得要命),租了一层楼,装修搞七搞八的,到了年底,一公司人忙搬了过去。老板会过日子会算帐,请了搬的大货车,但是没有请工人,全靠我们一帮人,机器、设备、办公用品、产品物料之类,一点点的打包搬运,足足搬了两天,每个人都累趴了。但大家的情绪都不错,没有怨言。搬了后,上班就远了,坐车也不方便。我就在公司附近找住所,从D那里搬出来了。但每周都会去她家,给她做卫生、做饭之类的,还有跟她一起去卖水果,她也会时不时的来我这住一住,反正,还不错。
  工厂开起来后,忙了起来,加班加点的没有个头。自己的工作内容很多,内部的生产管控、客户处的售前售中跟进、售后客服、供应商的管理,包括到客户那边后产品的结构确认对接,软件调试等等等,事多且细,每天忙忙碌碌,多数时候在外,对接客户。经验值也一点点的累积起来。在客户处的服务口碑良好,问题处理也到位,老板很是满意。年底分红时,直接给的现金2W多。于是过年时,给了一W给D做过年红包。
  开年后,,D公司这边裁员,最后只留下一个文员做最后的善尾工作,她被裁了,是赔了钱的,具体的我不知道,在钱上面,她很少跟我讲,所以她工资多少,存款多少,我从不知道,也不问,我不想去占她的什么东西。然后,她也找了个公司上班了,但一直好像都不开心,职务不同,性质不同,所处的群体不同,她依之前的处事方式,肯定会不开心的,心里落差较大。但她还是做着。
  年后,我这边的工作也一直很忙,还是每天出差。老板这边对我还好,要多是处理问题,及时性很重要,基本上是要么他们有空送,要么就是打车,还算方便,到了月底车费报销一下就行。后扩大人员,H也过来做了业务。每天忙碌而充实。但期间,有机会,D就会搞一次出游,还不错。一直负担着一应开支,包括临时的D的想法及购买,我基本上是月光,存不到钱,却并不在乎。有一段时间,她突然想学做手工皮具,我们就去采购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及工具,花了不少钱,但看她沉浸其中,我也会开心,她很聪明,做了一些东西,我也捧场买了一些,现金购买;最后,还有皮料及工具一直的堆在我的住房里,没有丢掉,一直的给她收着。有一段时间,她突然对反斗乐园里的推币游戏感了兴趣,一有空就往那跑,要去玩,直接给她充了五千块钱的币,最后面换了一套乐扣乐扣的碗。还有一时间,她对我那边的夹娃 娃机产生了迷之兴趣,每次一过来,必去夹半天,最后花了一两千,得了几十个小娃娃。现在被我送了好多,剩下没几个了。。。总之,这姐们的兴趣,一阵一阵的,跟那啥似的。后面我们的相处变了好多,出门时,人多时,她不愿意跟我太近的距离,最多挽个胳膊,当然,就更没有什么多亲密的举动了。每次她开心时,我会撒娇的向她索吻,也只是嘴对嘴的碰一下,没有过多的举动。渐渐的,我知道,我们,变了。
  在那个公司,上了两年的班,老板想法很多,研究了降低成本的工艺,让工程的一个小哥(我们一起多年的同事)按他的要求施实项目,要自己动手做对应的设备,那个工程进度过慢,做了两个月还没有出成果,被K得不行。最后,他亲自参与,把机器做了出来。使用简单的工艺,做产品,没有验证,死得就快。因产品的工艺成本较低,老板在市场上一下子将价格下降了40%,价格低下,订单就多。但,紧着的问题,就出现了。每个客户那都出现了功能性问题,我多次在客户那确认到了问题造成主要原因的集中点,跟他反馈,但因成本问题,一直的未被采纳。如此的恶性循环,每天急吼吼的处理一堆一样的问题,让人头晕脑涨。多次在会议上提出问题及解决方案,还是成本的问题横亘在那里,无法采纳。很让人心伤。老板看各客户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也很着急,每天重复着一样的说词跟我打无数个电话:怎么又出现了这个问题呢?是不是我们没做好?是不是品质没管控好?是不是细节没抓好?诸如此类,很烦,有时半夜一两点钟,来个电话讲半天。我一开始耐心的讲述着问题,提出对策,最后因一直的未被采纳,就烦了,反吼了他几次。与他的关系,就是越来越恶劣了。到了九月份时,因一次问题的暴发,我提出了离职,他当时讲了一句话:XX,不要因为我宝贝着你,你就可以任性。我是有脾气,也任性。但是如果他不改变,不把现在这个产品的工艺改善了,那他的公司,真的会赔死。气头上的人,讲的话,谈不上好听。谈话不了了知,没有结果,他带着气,我也不好过。交了辞呈。但是没有跟内部说出来,还是做着自己的工作,还是很每加班加点的,这些,也只是我能做的,我把所有的问题及经验,记录好,最后做成交接内容,发给了老板。到了辞呈的最终日期,去找他签单,他没有说话,也不签 ,我没有理会,只是跟我的直接上级交待了下,就收拾了东西,走了。当夜,请了公司的人员了散伙饭,没有叫他,他还生着气。所有的人都很惊诧,我怎么会走,或是我走了,很多东西怎么搞。其实,一个城头变幻大王旗,多看以免成新鬼公司,只要不是少了老板,少了谁,都是一样的,可能会乱一段时间,但总是会过去了。
  H在我还没离开之前,讲说我离开后,可以我们两个一起搞,贸易性质,她接单,我跟生产及客户服务,我认为是可以的。所以离开后,没有马上的去找工作,而是一直的在跟她确认这个事情。她一直未给我明确的回复,后来工程的C也出来了,然后我们就想着一起搞家公司,最后另一个不熟悉的做业务的人也想加入进来,四个人。那段时候,我每天找地方,熟悉公司注册要求,七七八八的事情,忙了近两周。一天那个业务F说有一老板要投资我们这个项目,让我们去见一面聊一下。那老板的公司,做得还行,他们是两人合资的,一个大股东是董事长负责市场业务,一个小股东总经理及公司法人,负责公司内站的一应事项,也有自己的业务客户。我们去那公司聊过后,兴趣较大,因为他们的公司内部不错,整体的格局也行,两个老板对我们的产品不熟悉,但见利润不错,业务F指出他的客户源有多少多少,市场前景怎样怎样,我不知道他,但他说的客户我了解,也认可。
  最后,老板把他现在的工厂设备全数搬走,人员不愿意随工厂搬走的做遣散,愿意在这边的我们保留。股份方面,他们两个大股东占51%,另外的49%有我们四个认购,因F是介绍人,他投多一些,占股也多,在我们中间有话语权一点,其它的我们三个认购,占有不同的份额。
  旧的设备,他们逐步的在搬,我们这边新的事业部,也开始了装修,及相应设备的采购。我们也有了具体的分开:大老板不管我们这边,这边主要的事务F负责,C负责工程、我负责内部生产及品质、H还是业务属F下级。9月1日起开始正式上班,每天搞东搞西的忙着,机器到位后的规划及调试、车间的搭建、物料厂商的沟通协商,等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也搬到了公司附近这边住。
  9月中时,在整理过程中,我受了伤,被玻璃把胳膊位置割了一个大口,血流如注,住院缝了二十多针。这期间,D每天下班后来照顾我,第二天再开车去上班,很是辛苦。住了一周的院,直接就回到了她那里,因右手不能动,依医生要求跟公司请了一月的假,想着看恢复的状况再做决定。此时正值十一放假,D依计划,加了老家。一个人在她那住着,其间还带照顾一条小狗,有点辛苦,右手不能动,吃饭就基本靠外卖,冲凉洗漱不是很方便,隔两天要去医院换药,让人有点恼火,主要天太热,手这样包着,又热又痒极易感染。她回去了近十天,因家离得太远,东北的。当时我不知道她回去是有什么事情,她自己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做决定,很少跟我讲起,我问多了也会被怼回来,所以后面她的事,她愿意说,我能帮忙,就会去帮,不愿意说,我决不多问。回来后,她就想着把房子搞一下,厨房做了个台子,换了洗衣机,换了冰箱,我刚好在她那休息,就给按她的要求,操持着这些东西,冰箱洗衣机也给她买了换新的。只要她要做的事情,我就会随她的要求去弄弄。十月中时,手还未好,也拆不了线,太热感染了,公司的F打了好几次电话,想让我去上班,说公司很多东西需要搞起来。我想着,只要不动手,应该问题不大,就回公司上了班。
  很多东西并没有依之前的计划施工,很不尽人意,机器设备也没有调试好。一上班要做的事就很我,重新依现场做出各种规划调整,工程这边一直忙于对接供货商谈论价格要求上的事宜,内部未做出任何的进展。没有人搞这些事,只好顶上去,机器设备之前是一直没有接触过,至少没有去操作及调试过的,硬着头皮上,员工都是这个领域的新人,完全没有方向。一点一点的去动起来,不会的就找设备厂商及同行了解学习,忙来忙去的到十月底,终于可以正常的做产品了,我受伤的手也拆了线,石膏拆了就轻松许多了。每天忙,非常忙,每天都是上班最早到公司开门,下班最晚一个走检查水电门窗后锁门。快速的把一应程序文件、现场流程制度制订完成,也就走上了正轨,一线员工也从一开始的4人,增加到了二十人左右。心里想着一切都会向好的地方发展,因自己也算是股东,大小也是一个老板,公司内部办公室人员有几个都是老厂留下来的,财务、前台行政、司机、清洁工,都算是老员工,F算是这边管事的,但因是业务,总是不在公司,所以内部的一应需决策的事情,基本上是我说的算,很多东西都是我在主导在谈。
  业务端带回的订单,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充足,但因是一开始,也没有太多空闲去管这些,主要是让内部顺畅跑起来,主力都在员工的技能培训、现场的设计规划之上,有产品在车间生产,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带着这帮小弟小妹们。好在第一批招的这些人,都还不错,教起来带起来都易上手,且责任心都不错。
  这期间,我和D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也较少见面。到十一月中时,一天,她突然说要住我这边来,她想把她的房子租出去。能住一起,我当然是开心的,忙着应允。也没有去问她为何突然做这种决定。到十一月底时,她就带着必须的生活用品及小狗小C同志搬到了我这边。她还是在市内的那个公司上着班。到十二月初时,又请假要回老家,我问原因,她说她因之前在老家是有教师资格的,但那些年没有给分配,然后今年八月份时有人闹起来,要求赔钱,闹到教育局去了,最后教育局就做出决定,让那一年考过了的有教师资格证的人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可以按设定的要求做一次性买断赔偿金额;再一个是可以再次考试合格后,分配工作。她选择的是第二种,因为老师是个铁饭碗,虽说工资低,但假期长,也没有那多的人情事故,刚好年纪大了,还是想着求稳,所以她想去考一下,如果过了,就回家,如果没过,就再看。我听着她的这些说词,知道了她这几月的计划决定,原来她一直都是一点一点的朝着这个方向在走,这就是她的人生计划。好吧,我承认,她所说的她的计划里,一定没有我,她只说她有可能回去,那回去后我呢,我嘛,只是过客吧。行吧,她决定的事,我不必去做什么违反她计划外的事情。
  月初,她回去了一周,返回后,说是等通知。但每天,她跟家里的联系渐渐的多了起来。静静的在一边这样看着。也忙于自己的事。两周后,她的结果出来,考试合格,可以分配到小学做老师。然后,她就做好了回家的准备。收拾着她的东西。房子那边刚好租了出去。这边公司,她也提交的离职申请,很快获批。七七八八的这样进行着,心里每天沉闷得要命,但上班后太多的事,也就没有空间去想,如是比她早到家时,就去买菜做饭,想着再尽量的对她好,让她不要忽视了我的存在。但,怎么可能。其实那个时期的我们,已经真的就是如较一般朋友一般的关系了,我们睡觉时不再拥抱,我们不再有亲密的任何举动,偶尔会挽一下手,有时想要跟她亲近一点,她就会推开,一次两次,多了,我也就失去了那些欲望想法,淡然的面对相处着。但她所有的开支及衣服之粗的购买,只要我知道或在场,一定是主动的去买单。过年时,我们放假两周,她也辞工到期,她需要把车开回老家,但距离太长,总共近4千公里,她想要我陪她一起,然后我们一路慢慢的开,也可以边走边玩。
  所以2018年的过年,我们是在路上度过的,我们从腊月二十,从SZ出去往江西方向,开始了我们的旅程。我们从江西,到达杭州,在西湖边度过了两天,游着西湖、度着苏堤,然后再到苏州、西塘,在江浙这边总共呆了近五天,都是走走停停玩玩的,感觉很不错。到加快了脚步一路向北,经过秦皇岛、连云港。。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两人是以两桶泡面过的年。。到达哈尔滨时,景色一变,东北的冬天,没去过,你是没有办法体会的。一路上都是白晃晃的一片,应现出景色格外的大气别致。拍出的相片,景色的色调极暖,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受:这里,就是她生活近二十年的地方呀!
  东北,是真的冷啊,那种穿多少衣服,一出门就冻到骨子里的冷。房间里都有供暖,看了温度,在25度左右,所以这一进门一 出门之间,真是很要命的。她带我在哈尔滨玩了三天,住他弟家,她没有回她爸妈那边。到初五时,带我从哈尔滨坐火车到北京,我们两人在那玩了两天,故宫、北海公园。。。到处逛了一圈。初八上午,我坐上从北京到SZ的飞机,就此,我和她,就此分离了,以后的事,我一片迷茫。她送我进安检前,这许久来第一次抱了我,说让我好好的,感谢我。。我看到她的眼红红的,她对我,应该是有感情的吧,我想。       ”宝钗只得答应着。  贾母又打发人去请了薛姨妈,顺路告诉王夫人,要带了他们姊妹去。王夫人因一则身上不好,二则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早已回了不去的,听贾母如今这样说,笑道:“还是这么高兴。"因打发人去到园里告诉:“有要逛的,只管初一跟了老太太逛去。”众客道:“李太白`凤凰台'之作,全套`黄鹤楼',只要套得妙。如今细评起来,方才这一联,竟比`书成蕉叶'犹觉幽娴活泼。视`书成'之句,竟似套此而来。”王夫人道:“糊涂东西,听不出来,学是自然学得来的。”婆子答应了,又和刘姥姥到了凤姐儿那边一并拿了东西,在角门上命小厮们搬了出去,直送刘姥姥上车去了。不在话下。  且说宝钗等吃过早饭,又往贾母处问过安,回园至分路之处,宝钗便叫黛玉道:“颦儿跟我来,有一句话问你。A股承压反弹,白酒今日领涨,能否带动市场?。周期分化指数缩量调整周三还反弹。国庆黄金周“懒人经济”再度成为消费亮点。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0 12:46:43
顶了顶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