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0 12:26:29 | 查看: 5| 回复: 1
  关于淮安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及涟水法院法官袁庶铧等人编造十大谎言、捏造三大荒唐理由、乱引曲解甚至篡改法律条文,枉法裁判、违法办案的

  控 告 信
  控告人声明:对以下所有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控告人:胡从明,男,身份证号:320826196309290210 ,住涟水县桃园小区78号,联系电话:13605233260
  控告人:刘锐, 男,身份证号:420111197803045654,住涟水县文博苑8-402室, 联系电话:13605233901
  控告人:胡添奕,男,身份证号:320826198805150216 ,住淮安市清江浦区白鹭湖熙园47-106,联系电话:17761858088
  控告事项: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涟水县人民法院袁庶铧等人在(2020)苏08民终92号(二审)及(2019)苏0826民初1249号(一审)的案件中贪赃枉法,违法裁判一事。
  淮安中院法官及涟水法院法官袁庶铧等人在一、二审审理过程中,帮当事人编造事实,在说理、适用法律上行为之随意,主观之恶劣,胆子之大,态度之嚣张,闻所未闻。在全国司法教育整顿开展之时,不收敛,顶风作案,为了帮当事人,枉法裁判,在找不到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竟敢在判决书中篡改法律条文的规定,或张冠李戴。其中原因皆因淮河公司法定代表人边培东以手中握有工程和资金(通过向法院有关人员打招呼、行贿等为条件作交易。
  控告人在维权过程中,遇到层层阻力,知情权案,法院以种种理由对控告人申请调取证据不办;以查阅目的可能不正当为由对控告人请求查阅公司会计凭证不予支持(做假帐、侵占公司资产、偷税逃税等等刘锐作为公司监事要求查看目的不正当?)。在中央扫黑除恶,司法系统开展教育整顿的背景下,不收手,无所顾忌,为一已私利编造事实,篡改法律规定,真是闻所未闻。他们己形成一张网,想在本地依法处理那真是妄想。强烈要求对涉案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办。
  案件基本情况
  2005年胡从明筹备成立淮河水建公司,邀请高士明及刘锐参加。胡从明借得240万资金,在注册时自己用100万(占股本14.4%),高士明90万(12.94%),刘锐10万(1.44%),边培东知道后要求参加用了10万(1.44%),因三级资质需600万元以上注册资本,故又将高仕华以及董立虎等人拉入;又因公司三级资质是从解散的原涟水县水利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原涟水水建公司)承继过来,考虑到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为原涟水水建公司的职工,胡从明将他们三人也注册为股东,每人10万(各占1.44%),合计240万元,在验资后240万归还给出借人。高士华、董立虎等人用自有设备以评估价作为出资,在验资后以及办理交付手续后仍由各自使用(公司工程全由个人承包)。共17人组建了淮河公司,所有注册手续均由胡从明代办,除评估、验资外,公司章程及笫一次股东会股东签名均为胡从明代签,被代签人均认可。
  2007年公司资质升二级,注册资本需达到2000万以上,边培东在外借了539.9万元(股份变更为23.79%),胡从明、高士明又提供了一些设备,董立虎等人又增加了一些设备,另又吸收了徐亚进、边海、丁文富等人。同上验资后均归还或自用。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仍为各10万(占0.39%),股东为21人。
  2012年经与部分股东协商,高士明、董立虎等人将所持股份转让给胡添奕(占47.34%,),边海、丁文富等人将股份转让给边培东(变更后为45.45%),股东变更为10人。
  2015年股东会决议将公司经营期限延长至2025年边培东、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刘锐等参加会议并签名,胡添奕以受让股权股东身份参加,三被上诉人对之前的各股东身份及胡添奕的身份从没有过异议。
  2016年以后刘锐等人发现公司有十几亿的工程款不入帐,会计张强个人多个帐户(已查明达200余个)用于公司资金往来,于是提起知情之诉,通过查看公司部分帐册发现除收入不入帐,个人帐户用于公司资金往来外,尚有几千万的白纸条,单16,17年间烟酒开支就达400余万元。刘锐等再次提起知情权之诉,请求查看剩余年份的会计帐册,然法院以种种理由阻拦,仅调取部份文件,仅该部份文件反映张强个人用于公司资金往来的帐户就达200余个,涉及资金若干亿元。
  边培东为转移矛盾,分化股东,以让出部分股份为诱耳,鼓动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提起名义股东诉讼,主张他们三人及胡从明,边培东5人为真实股东,高士明等人为挂名股东;这样王加平等人的股份大幅增加(由0.39%变为17%左右),胡从明、胡添奕、刘锐、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等人与公司及边培东的矛盾就转化成胡从明,胡添奕,刘锐与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的矛盾。
  (以下原告及被上诉人均指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
  一,一、二审在认定事实方面存在的十大谎言。
  谎言一
  一、二审判决认定:
  ①“2005年10月,经涟水县水利局同意,三原告与被告边培东、胡从明五人组建淮河公司。”(一审判决书P9)
  ②“淮河公司在2005年时只有5名股东即原告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边培东、胡从明。”二审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一审判决书P13)
  ①的客观事实是:
  1,2005年10月由胡从明牵头,高士明、刘锐等17个自然人设立淮河公司,公司于2005年10月26日成立。
  2,在提供给工商局的公司设立材料中水利局同意并加盖公章的设立股东为17人,而非5人。
  3,三原告对公司章程的有效性并无异议,而2005年章程中设立股东也为17人,包括高士明、高仕华、董立虎、张军、左二刚、韩奋涛等11人,而非5人。
  4,原告提供的2005年11月18日涟水县水利局与淮河公司的《协议书》,该协议书是在淮河公司2005年10月26日成立后的2005年11月18日才形成。因淮河公司承用原涟水县水利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该公司已解散)的三级施工资质,水利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胡从明、边培东都是原水利系统职工,作为17名股东代表与水利局签署了协议(协议上明确写为股东代表)。
  ②的客观事实是:
  1,二审三原告自已提供证据证明:“在淮河公司登记股东中只有三被上诉人及边培东、胡从明、刘锐是实际出资、实际享受股东分红权利的真实股东。”法庭予以确认(二审判决书P13第3行)。
  2,依三原告及二审对该证据效力的确认,说明设立股东至少6人,与以上三原告主张的及法院认定的设立股东为5人相矛盾。
  3,涟水县法院(2018)苏0826民初2834号生效判决第5页本院认定:“刘锐依然是公司股东”,这一认定是基于相同的证据,本案也无新证据推翻这一认定,由此证明所谓真实股东不是5人,至少6人。
  3,原告代理人在二审2020年4月27 日组织的谈话中也承认刘锐是股东(第四页第一行) 。说明股东至少6人。
  4,如依一、二审判决公司组建为5人,高士明等11人为挂名股东,合计16人,而07年股东增至21人,那还有5人弄哪里去了?
  故一、二审认定的:“被告高士明等11人的股权应该挂靠在这真实的5人股东身份上,是5人股东集体意思的真实表示”(一审判决书P9第12行)也就成了不攻自破的慌言。
  胡从明、刘锐等从未承认过挂靠一事,何来“集体意思的真实表示”,纯粹是法官主观臆造。
  谎言二
  一、二审判决认定:“三原告与被告边培东、胡从明5人就借用高士明身份证复印件,借用高仕华、董立虎、张军、韩奋涛、左二刚、李朝阳身份证和施工机械发票复印件,加上案外人刘锐,口头约定凑成17名股东694.7万元注册资金,办理了增资设立登记。”(一审判决书P9)
  客观事实是:
  淮河公司筹备设立由胡从明牵头招集,有高士明、刘锐参加,在筹备过程中,边培东请求加入。因淮河公司施工资质为三级,注册资本要达到600万以上,胡从明仅借得240万元现金,故又动员高仕华、董立虎、张军、韩奋涛、左二刚、李朝阳等加入。具体登记的手续全权委托胡从明代为办理。对其实物出资,各出资人提供设备,评估公司现场评估,以评估价作为出资。胡从明考虑到原告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作为原涟水水建公司员工,现该公司已解散,新淮河公司的施工资质又是承继原涟水水建公司的,故在注册登记时,在240万元现金中安排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每人10万元作为出资进行了股东登记。现金在验资后被抽回,实物出资在评估及办理交付手续后由各人取回使用(淮河公司工程由公司中标后,由各项目负责人自己筹措资金,组织设备施工,各股东出资的设备,各自取回后也用于公司的工程,设备的使用费均在施工成本中核算,原设备所有者未再收取该设备的任何费用)。
  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边培东本已为登记股东,又何要再“借”他人之名进行登记;高仕华、董立虎、张军、韩奋涛、左二刚、李朝阳用自己的设备进行了出资,登记在自己名下,没有登记在5人名下,又何来“出借”?另外,仅提供机械设备发票复印件也无法进行出资登记。在评估过程中评估单位也不仅是依发票,还根据设备的使用状况,市场情况作价。
  不论三原告的诉状,还是开庭举证,原告均未提供有关“借”的证据。如若借,谁出面借的?为谁借的?向谁借的?借多少?等等均无任何证据和事实。
  11人从未将设备复印件出借给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胡从明、边培东5人。也没有任何的什么口头约定。
  “借用”完全是法庭杜撰出来的事实。
  2005年10月26日是公司的初始设立登记,何来增资设立登记。
  谎言三
  一、二审认定:“2007年2月为了将淮河公司施工总承包三级资质升为总承包二级资质,又借用被告高士明、高仕华、董立虎、李朝阳、徐亚进等人身份证和施工机械发票复印件,凑成21名股东2580万元注册资本,办理了公司增资登记”(一审判决书P9)
  客观事实是:
  2007年2月公司资质由三级升为二级,边培东借现金539.9万元和63.9万元的设备增资603.8万元,其余部分股东增加工程设备,又引入几名新的股东,这些资金、设备均通过验资,评估办理了移交手续。
  没有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向高士明、高仕华、董立虎、李朝阳、徐亚进等“借”过工程机械发票复印件。
  谎言四
  一、二审认定“被告高士明、高仕华、董立虎、张军、韩奋涛、左二刚、徐亚进、李朝阳等11名公司登记股东,既没有实际出资,也没有在公司章程和股东会决议上签字成为淮河公司股东意思,更从未参加公司任何经营管理活动,从未享受和承担过淮河公司任何权利和义务,仅仅是三原告与边培东、胡从明5人为了淮河公司承包资质而借其名义办理公司登记挂名股东。”(一审判决书P9)(完全照抄原告代理人一审第一次开庭的表述,并将该表述直接当成事实。见一审第一次开庭笔录第9页最后六行)
  该段表述在一审判决本院查明事实部分,是一个判断,而不是事实本身.
  客观事实是:
  11名股东有人以现金出资,有人以工程机械出资。出资后资金被抽回,或工程机械在办完交付手续后,各自取回(虽各自取回,因公司工程均个人承包,工程机械均用于这些工程中,公司无需额外租赁其他工程机械,故这些工程机械当然属公司资产在使用)。反观三原告没有出一分钱,也没以实物出资,其登记的10万元注册资金均系胡从明提供。
  2005年10月18日的公司章程及第一次股东会决议上的签字,为胡从明和边培东代签,被代签人均对代签的效力予以认可。三原告的签字也为代签,二审时三原告对该代签也明确表示认可(2020年6月5日二审谈话笔录第4页第11行)。原被告对章程及股东会决议的签字均表示认可,法院有什么权力和理由否定当事人这一设立公司并成为股东的意思表示。
  是否参加公司的经营活动,既不是判定股东资格依据,更不是判定名义股东的依据。
  上诉人在公司与三被上诉人享有的权利没有任何差别。不知道法庭认定11人“从未享受任何权利”的结论的事实依据在哪里呢?三原告又享受了急到门前,把云头按落,又见那洞门外有百十个小妖,都破头折脚,肉绽皮开,原来都是他分身法打伤了的,都在这里声声唤唤,忍疼而立什么权利?履行出资是股东对公司的主要义务,上诉人出资后抽回,依法应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在此事件上,三被上诉人存在同样的情况。依同理性原则,法院是如何对同一事件作出王加平等三人是设立股东而高士明等11人及刘锐不是设立股东两种截然不同的评判的?
  谎言五
  二审认定:“2005年12月1日,上诉人胡从明又与三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边培东5人,在淮河公司第一次股东会决议上签名。”以此作为认定5人为公司股东的依据。(二审判决书P13)
  客观事实是:
  三原告向法院举证共提供了两份第一次股沙僧见了道:“二哥,这怪物惧怕之甚,闭门不出,我和你且回上河崖,再与大哥计较去来东会决议,一份是2005年10月18日,第一次股东会决议股东签名,胡从明、边培东自签,其他股东为代签,包括三原告,庭审中三原告对该代签行为予以认可(见2020年6月5日二审谈话笔录第4页第11行)。这份股东会决议在工商登记备案。
  三原告又向法院提供了一份2005年12月1日的第一次股东会决议,该股东会决议形成于公司2005年10月26日成立以后的12月1日,未在工商登记备案。12月1日的1是后填写上去。
  12月1日的股东会决议其内容:
  1,“选举边培东、王加平、鲍春林、胡从明、贾宝中等5人为董事。”
  事实是:
  2005年10月18日的第一次股东会选举了边培东、王加平、鲍春林、胡从明、贾宝中为公司董事(对该股东会决议各股东均表示承认代签的效力,包括三原告),并于2005年11月18日召开了董事会,5名董事均在决议上签字。故不可能再有2005年12月1日的笫一次股东会,也不应再有选董事的事。妖魔支着长枪道:“悟空,你住了,天昏地暗,不是个赌斗之时,且各歇息歇息,明朝再与你比迸
  2,“一致通过公司章程”。
  事实是:
  2005年10月18日通过公司章程(各股东对章程上的签字均承认其效力,包括三原告),三原告庭审中也承认2008年12月1日股东会通过的所谓公司章程就是2005年10月18日的章程,没有其他章程(见2020年6月5日二审谈话笔录第4页倒数第6行)。故也不可能再有2005年12月1日通过什么公司章程的事。
  3,“选举鲍春林同志为监事长”
  事实是:
  2005年10月18日的公司章程规定,不设监事长,设监事一名,由股东刘锐担任。刘锐目前仍是公司监事,并在几个案件中以监事的身份提起诉讼,法院均对其认可。故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2005年12月1日选举鲍春林为公司监事长一事。
  由上2005年12月1日的股东会决议是一份虚假的决议。但二审竟将此明显虚假的文件作为认定5人为公司股东的依据。
  谎言六
  二审认定:“2009年5月,被上诉人王加平、贾宝中分别将96万元股金存入淮河公司银行帐户,2009年6月上诉人(应该为被上诉人)鲍春林将66.5万元股金存入了淮河公司银行帐户,实际履行了股东出资义务。享受股东权利。”(二审判决书P13)
  客观事实是:
  2008年因公司业务量增加,招投标需要保证金增多,张强根据边培东的意思,通知一部分人集资,公司以每年20%利息给付,到2009年上半年,边培东出120万,王加平、贾宝中、胡从明各出96万元,鲍春林出66.5万元,刘锐出12万元,会计张强出36万元,社会人员陈旭出36万元,沈默出12万元。共9人进行了集资。
  1、淮河公司的初始登记注册资本为694.7万元,2007年增资后为2580万元,高士明等11人出资1615.9万元,现三原告加边培东、胡从明合计集资仅474.5万元,如该集资为出资,2580万元注册资本尚有2105.5万元未缴纳,二审从什么角度得出了三原告已履行了出资义务的结论。
  2、淮河公司及边培东在涟水县法院(2018)苏0826民初2834号案上诉状中称:“2005年10月淮河公司设立时,刘锐10万元出资在验资后即抽逃出走,直至2009年6月才将10万元出资连同2万元逾期补偿金缴到淮河公司。”依此可以得出:①淮河公司及边培东都认为股份和出资应以公司章程的规定来确定;②刘锐缴的12万元,其中10万元为出资,2万元为逾期补偿金,依同理,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章程中股金各为10万元,2009年王加平、贾宝中缴公司的96万元鮑春林缴公司的66.5万元其中的10万元也应为补缴出资款,余86万元及56.5万元也应为逾期补偿金。显然与本案中所述相矛盾。
  3,对该次集资,若承认出钱就是出资,那么公司会计张强、社会人员沈默、陈旭3人均与上述5人一样出钱,是否也应该认定为出资?成为公司股东?刘锐也出钱了,为什么将其排除在外?
  法庭对同一件事作出不同的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4,张强依边培东指示通知9人集资,并未通知高士明等11人,如果通知他们是也可以集资的。
  5,在二审开庭中,原告代理人主张“2005年设立时股东为5人,每人各20%,(二审开庭笔录第十二页),(又承认刘锐为股东,5人各20%,加上刘锐总股份则为120%,明显的谎言),现又以2009年实际“出资约定”(没有的事)就变成边培东占股20%,胡从明和王加平各占16%,鮑春林占16%,贾宝中占16%,还有其他人,在公司没有显名”。若依此股东仅为5人,则5人股份合计仅为84%,尚有16%被其他人持有,说明股东也不止5人(二审2020年4月8日开庭笔录笫12页第二行至六行)。
  6,即便几人“商量了”以该出钱作为出资,几个人的“商量”,未经其他股东同意,怎么就能产生股东身份及股份变动的效力。 因本案不是确认股东资格之诉,法庭又有何法律依据依“商量”剥夺了其他股东股份的权利。
  从没有什么“商量”将该集资作为出资。
  谎言七
  二审认定:“①三被上诉人提供的股金收据、现金交款单;
  ②淮河公司费用审批单、股东承诺书与银行电子回单能够反映被上诉人作为公司股东履行了出资义务,享受股东权利的事实。”(二审判决书13)
  1,股金收据(应为收据,仅是在收据收款事由一栏中填写股金),该收据系会计制作的记账凭证,现金交款单是原始凭证,收据系依该交款单而制作,该交款单上无股金的內容,依会计准则,记账凭证必须以原始赁证为依据,必须准确、完整反映原始凭证的内容,该记账凭证违反了会计准则的规定,属无效证据。
  另也不能因收据上写股金就认定为出资,张强、沈默、陈旭不是公司股东,同样在收据上写的股金。
  2,费用审批单被上诉人将其重要部分进行了遮盖,未遮盖部分不能表达具体的意思;股东承诺书从形式上系会计打印制作的领款单,非股东张强、沈默、陈旭也以该单据进行领款,故不能因以打印“我是股东”这几个字就认定领款人是股东的结论。
  电子回单上只有资金的往来,无往来资金的属性。
  客观事实是:
  2009年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边培东、胡从明及刘锐、张强、沈默、陈旭共9人给淮河公司集资,公司以年息20%支付给各人利息。
  法官从哪里认定这一集资为是出资的?对上诉人主张的集资和收取利息是否存在,法官就没有责任和义务在法庭调查时问一下吗?
  被上诉人提供的承诺书记载的是补助款,三原告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卜中亮(时任公司会计)证明公司未分过红(一审第二次开庭笔录第9页笫17行),二审在已有证据证明没有分红,而硬说成分红(是得到什么大的好处,才如此卖力作假)。
  谎言八
  二审判决认定“三被上诉人提起本案诉讼,是基于高士明等十一人将淮河公司原五名真实股东(三被上诉人、边培东、胡从明)集体决定挂在其名下的股权,”(二审判决P14第6行)。
  客观事实是:
  从没有什么5人“集体决定”的事存在过。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完全是法庭院杜撰出来的事实。
  “集体决定”的事实依据在哪里?怎么分配的?
  谎言九
  二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提供的资产评估报告和资产移交验收清单,均没有委托人和移交人本人的签字,且与上诉高士明、高仕华、董立虎、张军、韩奋涛、徐亚进等人自有的机械设备仍由自己占有使用的事实相予盾,本院不予采纳。”(二审判决书13)
  客观事实是:
  2005年10月公司设立登记高仕华等11人,高士明出资了90万元现金,其他人是实物出资,这些实物均进行现场评估。2007年增资时增加的工程机械设备也均进行了现场评估,与公司办理了移交手续,公司法定代表人边培东与各出资人签字,公司和评估机构盖章确认。退一步讲即使各出资人移交手续上未自己签字,他人代签,法院有何法律依据否定代签的效力呢?!
  设备在办完了交接手续后,各自取回自用,这是一个事实,该事实怎么就与签字是否为代签相矛盾呢?!法官这一神逻辑真是让人不理解。
  谎言十
  二审判决认定:“2005年10月18日股东会决议与公司章程,2007年2月14日股东会决议与公司章程,均没有高士明等11人本人签名,也没有召开股东会,故备案的章程和股东会决议是虚假伪造的(此为原告代理人语,判决书照抄。见二审2020年4月27日谈话笔录第5页第一段最后一行),高士明等11人并没有成为淮河公司的意思表示”。(二审判决书p15)
  客观事实是:
  2005年公司设立,2007年公司增资,股东均全权委托胡从明代为办理,包括三原告。各股东均对代签的效力予以认可,包括三原告(2020年6月5日二审谈话三原告对2005年10月18日的公司章程及第一次股东会代签名的效力均予以认可。见该谈话笔录第4页第11行至17行)。
  1,依公司法的规定股东决议可以不召开股东会的形式进行。各代签人均对代签的效力予以确认(原告也确认可以代签,见一审开庭笔录第8页最后一段倒数笫8行,并确认代签的效力2020年6月5日二审谈话笔录第4页第11行至17)。法庭有何法律依据因为代签名就认定章程和股东会决议是伪造的。
  2,若以非本人签名否定章程的效力,在都为代签的情况下,法庭认定王加平三人为设立股东,否定高士明等11人为设立股东,相同情况作出两种评判的依据又是什么?
  3,高士明等人与三原告一样有的用货币出资,有的用实物出资,对公司章程和股东会决议均认可,2012年9月18日高士明等11人还参加股东大会,这不是成为股东的意思表示?还有什么能是?
  4,依二审的这一逻辑是要否定高士明等11人的股东身份,没有股东身份又哪来的名义股东!
  5,若没有公司章程?没有设立行为?王加平等人的股东身份又是从哪里产生的?如确认王加平等人为设立股东,排除高士明等人的依据是什么?难道高士明等人是由股东转换成名义股东亦或是因09年王加平等人出钱后溯及到05无耻的行情!年?
  该十大谎言大多为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的杜撰,如从没有什么“借身份证”和“借发票”一事,也没有什么“五人口头协商”“集体决定”的事。还有部分是有证据证明为假,法庭颠倒黑白,将假的说成真的,如2005年12月1日股东会决议明明是假的,硬说成真。还有的证据上就没有的内容法庭主动加以改变以便为其说理服务。如2009年集资各集资人以补助款的名义领取利息,法庭将其认定为分红。如此等等。
  讽刺的是这些杜撰的谎言事实竟无一与名义股东有关。
  二,要识此魔真姓氏,名扬千古唤红孩二审在程序方面存在的六大错误。
  1、没有归纳实体权利争议为争议焦点。
  民事实体权利的争议存在是民事案件立案和审理的前提。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是挂名股东,而法律规定中没有挂名股东的概念,一、二审时上诉人均要求原告及法院对此予以明确,原告也声明他们主张的是挂名股东而非名义股东(二审庭审笔录 第10页第10行),法院不作回答,庭审时也未将其归纳为争议焦点,在庭审中也未明确名义股东及围绕名义股东是否构成进行举证质证,最后判决书中突然来了个挂名即名义股东的判决。查明的事实和说理无一与名义股东有关。对上诉人的理由回避不作评判。
  2,将胡从明其列为被告,而判决主文对胡从明无任何表达。
  本案三原告第一诉请求是向高仕华等11人提起挂名股东之诉,胡从明不在此列,故胡从明作为被告与此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上的关联性;三原告的第二诉讼请求是确认股权转让无效,胡从明不是出让方也不是受让方,第二诉讼请求与胡从明也无法律上的关联性。最后的判决既未判决胡从明承担责任,也未判不承担责任。
  3,边培东、胡从明非原告及第三人,判决内容确认享有高士明等11人的股权。
  两人未对此提出主张,也未以原告身份或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法院将高仕华等11人的股份判归三原告、边培东、胡从明5人共有,边培东、胡从明在没有原告身份的情况下,获得了实体权利。
  4,争议的实体权利之诉是挂名股东而非股东资格之诉(真实股东)。
  5,公司登记股东为21人,参加诉讼的为16人,在刘锐等5人未参加审理的情况下,判决确定仅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边培东、胡从明5人为公司的真实股东,高士明等11人名下的股份为这5人共有,侵害了刘锐等5人的股东权利。
  6,违法合并审理。
  三原告向11人提起挂名股东之诉。同时又提起边培东与边海等4人股权转让合同无效以及胡添奕与高士明等7人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之诉。两个诉讼性质不同,当事人之间法律关系独立,主体各不相同股权转让合同的对价、支付等等均不相同,均具有独立的民事权利义务,每一个合同的效力成立与否均不直接影响其他合同的效力。在当事人不同意合并审理,依法不应合并审理。
  三、三大荒唐理由
  荒唐理由一
  关于真实股东的认定。
  二审认为:“最高院《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四条第二未款规定,‘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的,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公司登记属于宣示性登记而非设权性登记,公司登记股东仅具有对外公示效力,对于公司以外的第三人不能否认其股东资格。但在公司内部,应当依据是否实际出资和所占份额。股东权利的实际行使,股东利益的实际享有基础事实,确定谁是公司真实股东,不能简单依据工商登记认定谁是公司真实股东。对登记注册的挂名(名义)股东法律不保护其作为“股东”就享有的权利,不享有转让出资权、收益权等股东权利。”
  1、二十四条第二款适用解决的是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就投资收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如何处理。是在已确定名义股东身份的前提下,就股份投资收益的归属争议进行的处理。不是确认真实股东的依据,更不是确认名义股东的依据。以该条第二款的规定来阐述是否为真实股东,属张冠李戴。
  2、名义股东与其他股东一样享有股东的一切权利,有获得股份收益的权利,只是依代持协议将获得的股权收益交付给实际出资人。
  3、本案实体权利的争议是11人是否构成名义股东,不是该11人是否为真实股东之诉,属偷换概念。
  荒唐理由二
  关于挂名股东的认定。
  二审认定高仕华等11人为挂名(名义)股东的主要理由:
  “二审期间(控告人)虽然否认是挂名股东,但没有提供实际出资、实际参与公司管理、实际享受分红权利等能够证明其是真实股东的证据。因此,高士明等十一人是淮河公司挂名(名义)股东”(二审判决书P15)
  首先该均不是事实。
  1,该逻辑就是错误的。不是真实股东无法得出即是挂名(名义)
  股东的结论。而且没有实际出资、实际参与公司管理、实际享受分红也不是否定真实股东的必要条件。
  名义股东本身即为股东无论从公司外部和公司内部与其他股东并无二致,与实际出资人对应,其权利义务受双方的代持协议约束。
  依司法解释三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仍应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受投资收益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效力。”该规定是认定名义股东是否成立的法定条件。依该规定名义股东至少需具备:第一名义股东名下的出资是实际出资人出资的;其二,实际出资与名义出资人之间存在代持协议。
  一、二审认定名义股东的三条理由无一与该法律的规定相符。
  ①“未实际出资”:11人有的出钱有的出物,与三原告一样,在验资后抽逃。依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全面履行出资,不否定股东资格,不是否定股东身份的法定理由。与名义股东无关。
  ②章程和股东会决议上的签字代签的效力。章程和股东会决议均属民事法律文件,当事人可以委托他人代签或事后追认,公司法也未规定章程和股东会决议上的签字必须由本人签名才有效。本案所有当事人对代签均表示认可,这包括王加平、鲍春林、贾宝中都没自己签名,为他人代签,二审如何是得出伪造的结论的。若是伪造的,法庭又是如何将王加平、贾宝中、鲍春林三人认定为设立股东,而高士明、刘锐等人就不是的结论的?
  ③股东可以不参加公司的经营管理是法律的常识,是否参与经营既不能否定股东资格,也不能肯定股东资格,更不是肯定名义股东的依据。名义股东一定可以参与分红,只是将股权获得的收益依代持协议转交给实际出资人,而实际出资并不直接享有公司分红的权利。参与分红是名义股东与其他股东共有的权利,不参加分红恰恰是否定名义股东资格的依据,而不是肯定名义股东的依据。法庭以未获得分红作为肯定名义股东的依据与法律的规定正好相反。
  2,法律规定中并无挂名股东的概念,控告人一直要求当事人及法庭予以明确,但一直未予理釆。判决将其理解成名义股东,然三原告自已并不认为挂名股东就是名义股东。
  3,对挂名股东(名义)的构成,控告人多次提出法庭应围绕此举证质证,并且提供的证据均否定名义股东的成立,但法官罔顾左右而言他,对我方的观点证据与名义股东之间的关联性不评价不表态,极力回避。
  荒唐理由三
  关于股权转让合同效力的认定。
  一审认为:“转让人与第三人未按照合同中的价格条款履行,就是恶意串通”(一审判决书P15页第2行)。如果依此逻辑是否当事人付了钱就不构成恶意串通了。
  二审认为:“胡添奕对高士明等十一人是淮河公司挂名股东不仅明知,而且没有支付对价”。胡添奕从未认为高士明等人为名义股东,哪里来的“明知”。在各股东出资后抽逃的情况下,以受让人补足出资的方式怎么就不能构成对价?
  该股权转让三原告均知道,胡添奕也以新股东参加股东会,三原告未有异议。胡添奕股东身份也在工商办理了工商登记。离股权转让己6、7年,胡添奕天天在公司上班,三原告也从未有过质疑。
  四,二审在适用法律方面存在的三大错误。
  1,一、二审所适用的法律条文无一条一款与确认名义股东有关。
  2,一审将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作为股权转让无效的法律依据,而该条适用的是股东对外转让股权公司其他股东享有优先购买权问题,而名义股东转让股权涉及无权处分问题,适用的是公司法解释三笫二十五条。
  二审以公司法解释三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作为判定真实股东和名义股东的依据,而该第二款解决的是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就投资收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如何处理。不是判定真实股东和名义股东的依据。
  3,最奇葩的是一审在引用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的法律条文时,对法律条文的内容进行了篡改,该条文的原文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一审法官将该条中 “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篡改为“利害关系人主张转让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审判决书p14页第13行),并将该条作为判决股权转让无效的依据。而该条适用的是优先购买权问题。       从近期中国沈飞走势我所看看到逻辑。正朦胧睡间,又见那泾河龙王,手提着一颗血淋淋的首级,高叫:“唐太宗!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你昨夜满口许诺救我,怎么天明时反宣人曹官来斩我?你出来,你出来!我与你到阎君处折辨折辨!”他扯住太宗,再三嚷闹不放,太宗箝口难言,只挣得汗流遍体。哟,又一只被宰了。又一起“顶风作案”的内幕交易。发狠两家齐斗勇,不知那个刚强那个柔。干货分享:集合竞价异动选股。终于练成神功,无视任何一个高手或游资的模式,包括养家。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6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0 12:59:00
悲剧啊。。。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