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7 15:36:17 | 查看: 12| 回复: 1
(一)
  “我的家庭,是非常畸形且病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是长年累月地生活其中,压根儿觉察不到这点。

  这也就注定了一种无奈的悲哀:外人探求真相的目光进不来,最终的观感停留于烟火气的幸福;里面人的挣扎外人也看不见,所有的挣扎反抗都止于徒劳。

  ......没有人规定只有武力才能造成伤害,态度、思想、精神压迫、乃至语言,都可以化为伤人的利刃,威力只增不减。而不幸的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常年扎根盘错于我的家庭中,紧紧缠绕着我,贪婪地汲取着我的每一分灵魂与生命,至死方休。

  因此有时候我会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勇士,因为我的灵魂生生受住了长达十几年的凌迟;可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最后还是受不住了......没有人会因为受一点伤就倒下,但也绝不会有人在灵魂被一点点蚕食掉后还活着。所谓‘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是个一两年或者一二十年,区别只在于时间......

  ......不是没有尝试过不被理解的反抗,承受着周围人或失望或愤怒的目光,从一开始天真的想要脱离、到后来沉于其中祁望改变......所有人眼中,我都是在无病呻吟、叛逆不逊;可其实,我只是在求救。”

  周离敲下最后一个句号,干脆利落地保存并扣上了电脑。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消失,黑暗迅速蔓延了整个房间,周离保持坐在飘窗上打字的姿势没有动。


  她突然就觉得无趣,每次都是这样,在电脑上写完那些半抒情半纪实的“回忆录”后,就是一个人坐在黑夜里追忆以前的事。写作的时候有多么洋洋洒洒,回忆的时候就有多么的孤单影之。她现在就连窗外都懒得侧头去看一眼,早都看腻了。

  回忆遇到瓶颈或者心烦意乱的时候,音乐是很好的舒缓剂——相较于耳机,她更喜欢在自己房间里外放。她总觉得这样会有一种不是只有耳朵在享受、而是整个人都沐浴在音乐里的感觉,周离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这项现在也行不通,她那睡觉灵敏的母亲就睡在自己隔壁,如果让母亲在半夜被吵醒并发现自己还没睡的话,会很麻烦。周离已经被麻烦怕了。

  啧,这么一想心里就更烦躁了。


  大概是极致的压抑里恸生出的反骨,她突然地把手边的杯子一下子向卧室门摔去——

  “咚——”的一声闷响,伴随着陶瓷碎掉的声音炸裂在夜里,撕破了这个夜晚表面的宁静。

  可周离已经无心再去管隔壁的人会不会被吵醒,以及被吵醒后自己将要面临的事情。或许是想和自己较劲,她重新打开电脑,开始看那被自己称为“回忆录”的东西——某种程度来说,这应该也算是一种自虐。因为每次重温,都像是带着已知结局把当初的经历又走了一遍”多官又道:“这也容易

  该记住的、想要忘记的、不愿想起的......所有记忆都被她以客观的文字近乎残忍地记录下来,并且一一展现在她自己面前,酣畅淋漓、无一幸免。
  ——————————————————

  我叫周离,说起我的出生,算不上幸运,也算不上不幸。

  我的母亲上面有三个哥哥,她是父母唯一的女儿,也是三个哥哥最疼的小妹妹。按照爱屋及乌的道理,我本应该也是受到万千宠爱的小公主。

  然而,同一年里这个大家庭的“三喜临那菩萨公然不避,当街上拿着袈裟,径迎着宰相门”打破了这一切:

  三舅家早产一个多月的表姐最先出生,成功抢占先机得到了最初的关注;二舅家的大胖小子最后到来,作为这一辈中的幼孙,也是我们三人中唯一的男孩,他便分走了另一大部分宠爱;至于我,就处在不尴不尬的中间位置,比上不足,比下亦不足。


  相比母亲这边的家族,我在父亲那边的存在“看起来”要重巴神看空美国......(第677期)要得多。

  父亲这边只有一个弟弟,也就是我的小叔。在我出生的时候小叔还没有成家,作为爷爷孙辈的第一个孩子,照说在下一个孩子到来前,我绝”惠岸行者整整衣裙,执一条铁棍,架云离阙,径至山前对有享受独宠的资格——如果,爷爷这边没有重男轻女的话。
  是的,我爷爷家有很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大家庭里,第一个到来的如果是女孩,那么她长孙女的身份可能非但不是一件荣耀,更像是一种罪过。

  外婆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爷爷奶奶对我摆明嫌弃,外公又对幼孙明显的偏爱。家长里短、勾心斗角、利益相关,对年幼的我来说,父母就是我在这暗流汹涌的家族里不被触礁淹死的诺亚方舟。


 你当是他们,踢一下子,唬唬他们也好些 人这种动物很奇怪,不被重视的时候想着努力证明自己,周围期望的目光太多又会喘不过气。
  我无法评判这两者遇到哪种更不幸,但我知道,若是有人都遇到,那他一定倒霉透了。很不巧,我就是那个倒霉蛋。

  “她最聪明、”“她脑子活、”“她知道怎么做”,打从我记事起,周围就一直不断地充斥着这些声音。我至今想不明白,人们究竟是怎么通过一次猜谜、一道题就看出哪个孩子聪明的?

  可我周围的长辈好像都掌握了这项特异功能,不管我们三姐弟在一起玩什么,只要是带有比赛性质的,最终他们都能默契地得出“我最聪明”这一结论。尽管有时候我并不是赢家,尽管学习上我一直不如他俩。

  但就是这种几乎不讲理的夸奖,周围人莫名其妙的期望,自记事起伴随了我长达二十年。现在想想,原来我也是“捧杀”这一阳谋的受害者。


  母亲本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公家的水管局领着工资享受着补贴。局长据说与我外公有些交情,因此对我母亲颇为照顾。至于我的父亲,则在厂里上班,在九十年代一个月可以领到两千块钱。所有美好生活的蓝图因我的到来戛然而止。

  按照母亲的话来说,一切都是为了我。

  我不知道那个年代有没有兴起保姆,也不想知道;更不知道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会不会有更好的选择。我所知道的是,在爷爷奶奶拒绝认我、姥姥姥爷被接去外地照看三舅家的姐姐后,四下无援的母亲毅然决然地辞去了工作,选择成为家庭主妇照看我。这样的事情放在今天看来,依然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牺牲。

  我所知道的事迹很感人,但我记住的方式却显得不那么美好。

  不是什么逢年过节、家长里短的闲聊,更不是哪位好心人的转述。我记住的方式,是母亲在之后十几年里一次又一次地强调:“我为你连工作都丢了。”


  人要学会感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养育之恩毕生以报亦不为过。可没有人喜欢别人把对自己的恩情挂在嘴边时刻提醒,仿若不这样就自己会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记住恩情和被记住恩情是两回事,主动关系不同,有时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就像他人越是想让你去做某件事,你就越抵抗,我将其称之为人的本性。

  本性这种东西,多数人都逃不过,我亦不能免俗。或许,这便是我们母女之间纠缠的最初导火线。       安正时尚慢慢反弹。”行者暗笑道:“就变个苍蝇唬他一唬,好开门。一个韭菜从不专业的角度说说华谊兄弟这支票。有点凶!!。”凤姐儿忙笑道:“这话老祖宗说差了。世人都说太伶俐聪明,怕活不长。世人都说得,人人都信,独老祖宗不当说,不当信。老祖宗只有伶俐聪明过我十倍的,怎么如今这样福寿双全的?只怕我明儿还胜老祖宗一倍呢!我活一千岁后,等老祖宗归了西,我才死呢。大盘走势并不复杂下周走势分析预测。广电网络再度召开省网座谈会,中国广电明年大力推进5G网络覆盖。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7 16:09:33
悲剧啊。。。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