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5

积分

0

好友

5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 22:01:11 | 查看: 22| 回复: 1
  今早,吃过早餐后,家中LX(俺婆娘)向我发出ZG指示——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去白沙村委会把那档子事儿给办了!
  对于白沙村委会,我一向视之为龙潭虎穴,里边不但藏龙卧虎,而且高人辈出,但为了这个家,我豁出去了!再说了,还有什么比执行ZG指示更神圣、更伟大、更有意义、更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呢?
  准备了一个上午的腹稿,紧接着在家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分角色答辩彩排,然后用15分钟整理情绪,使自己在表情上看上去更勇敢自信一些,最后深吸两口凉气,粗吼一声:出发!顿时,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涌上心头。
  下午4:30分左右,我带着口罩骑着电驴来到白沙村委会,虽然双腿有些发抖,但还是强迫自己装作镇定。当我颤颤巍巍地扫完码,哆哆嗦嗦走进村委办公室时。看见村委支书C某和定工干部H某正在上班。

  

  “C支书,H主任,你们好,向你们反映个事儿……”我的声音有些发抖:“昨……昨……天下午,村里没经过我家同意,便将一盏公用路灯装在我家南面墙壁,这严重影响我全家人睡眠……现在我请求你们打电话给昨天的施工人员,将它移走行不行?”语气卑微,表述磕绊,不过总算是说完了,我长舒了一口气。

  

  “很亮吗?据我了解,你家背着光应该不要紧吧?”H某好像很熟悉我家的情况。“虽然是背着光,但路灯正对着二楼卧室,灯圈映上二楼,就像十五夜一样”我解释道。“装块窗帘不行吗?”H某建议道。“早装了,而且还是蛮厚的,但还是亮,”我继续补充解释:“应该是我们这家人对光非常敏感,前些时候,我家前面也新装一盏路灯,那光从前门照进我家卧室,之前我一直是开门睡觉,现在为了睡得安稳些,已经是关门睡觉了。到夏天晚上,又要拉开窗帘,又要开门,不知那时会亮成什么样子!”与黄干部的聊天还算愉快,或许正是这番亲切的交谈暖了我的心,壮了我的胆,于是我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
  “这个情况你为啥不先向你们村干部十四哥反映?”C支书突然厉声质问,领导出场,气场果然凌厉!
  “他们装之前没有知会我,所以……我……我也不想找他们,我情绪一紧,说话又开始结巴起来,其实我不是不想找我们村长十四哥,而是觉得找了也没有,他指挥不动施工队。
  “他们错你也错?”C支书开启说教模式。“哎呀!这家伙想道德绑架,我不吃这一套。”我心想着不用害怕,但架不住嘴直打哆嗦:“可以……可以……这么理解吧!我……我……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一个人能住一个村吗?或许你一去说,你们村十四哥就同意了呢?”C支书仍是咄咄逼人地劈问。也不知他是想秀口才,还是想耍G威?一旁的我很是纳闷:移一盏路灯很难吗?况且是我这里两户不需要,而其他户吵着要,这一拆一装,不是啥问题都解决了吗?这事说到底就是事前没规划好,布局不合理罢了。
  “如果把那盏路灯移走,其他户有意见吗?”H某不时插话问道。那盏路灯只涉及到我和我弟两户的室外照明,昨晚我和我弟商量过了,移走他没意见,移去那里都行。据我所知,我弟后面户很想要一盏路灯……不知为啥,一跟H某说话,我就不紧张、不结巴了,而且还解释得挺具体的,看来H某还真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
  “按程序来,你得先向你村干部反映情况。”C支书开始耍起了G腔,这家伙从村委干事混到村委主任,再到村委支书,当了几十年的村G,本事没长进多少,但世故却圆滑许多。“问”、“辩、”“推”、“拖”是他的四大神功。问怕胆小的,辩退胆大的,推晕糊涂的,拖疯精明的。前两样神功是他个人的独创绝活,后两样是GP们的集体智慧。这家伙的尿性,全村这的是:圣僧奉旨拜弥陀,水远山遥灾难多委人都懂,不过却拿他没辙,因为全村委很少有人辩得过他。由于一些明里暗里的原因,他得罪过不少群众,因此,他在整个村委的人缘并不好,我猜其中比较重要的原因就包括他喜欢打官哈哈这点。
  “程序?村干部把路灯装到我家墙壁上,至今没有知会我一声,他们按程序办事了吗?现在你反过来要求我先向村干部反映情况,这也叫程序?这恐怕连做人的基本礼仪都没有吧?”被C支书逼到墙角的我,情绪也开始上来了,咦!我怎么不害怕了?好像说得也蛮大声的,虽然有点磕绊,但还蛮有逻辑的。
  “他们犯错,你去骂他们,这是你们村内部的事,与村委无关。顺便跟你说一下,移路灯的事,我们村委说了不管用,施工队想直接去移也不行,一切都是你们村干部做主,他们说了算,他们叫装哪就装哪,施工队只负责干活。”好厉害的一招“乾坤大挪移”,时下俗称——“踢皮球”。
  如果这事果真与村委无关?那我再继续说下去,岂不是无理取闹?我一时语塞,这种惨烈的“战况”放在以前,我早就落荒而逃了。但现在什么情况?我在执行LX的ZG指示!这个神圣使命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绝不能退缩!我在心里默默地鼓励着自己……我抬头呆望着天花板,想努力寻求一丝丝“此事与村委有关”的论证逻辑。也正在此时,两个村委干部也趁势进入办公室,对我进行法理说教:“什么不出声就是默认”“村中办公事无须知会相关户主”“做人要有肚量,要有奉献精神”对于这些看似高大上的谬论,我一一予以驳斥,虽然怯声怯气,但也说得在情在理。我一边驳斥,一边苦苦思索着“此事与村委有关”的微妙逻辑,毕竟这才是考试的重点,而现在自己正处身于这个特殊的考场,被这道难题给卡住了。
  “我”因看着李纨,又想起贾珠来,"这也不枉你大哥哥死了,你大嫂子拉扯他一场,日后也替你大哥哥顶门壮户. "说到这里,不禁流下泪来.李纨听了这话,却也动心,只是贾母已经伤心,自己连忙忍住泪笑劝道:“这是老祖宗的余德,我们托着老祖宗的福罢咧.只要他应得了老祖宗的话, 就是我们的造化了.老祖宗看着也喜欢,怎么倒伤起心来呢们村干部的办公行为归你们管吧?”我好像找到了相关的辩证逻辑,开始发问。“对!归我们管。”C支书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那他们一些不礼貌,不合程序的行为,你们村委有责任去纠偏吧?我好像越战越勇,说话也不结巴了,这时我头一回觉得坐在我面前的这些人既不是什么“龙虎”,也不是什么高人,他们连我这个怯懦胆小的“气管炎”也降伏不了,其中的原因,不知是因为我肚里面比他们多点料,还是因为我本就理直,所以气壮。
  也不知多少来这提诉求的老实人被他这样劈问回去,今天要不是我带着神圣的使命而来,也许早就架不住C支书连续的劈问,夺门而逃了。此时此刻,不知是因为我意志力超强,还是冥冥中如有神助,反正他被我驳倒了。
  “嗯!有责任,待会儿我得打电话给你们村十四哥,批评他一下。”C支书貌似服软了,但其实是他开始放大招了,对!就是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终极吹 乐歌股份 敬 老三老四大招——拖,“拖”字神功被C支书练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拖”这门绝活被他拖成习惯,拖出经验,拖上新高度。而诉求者这边呢?被他拖得心烦意乱,被他拖得精神崩溃,被他拖得怀疑人生。整个村委的人都被他拖烦了,拖怕了,被他拖出了心理阴影,被他拖出了条件反射。一见到这家伙,得到他的口头承诺,全村委人就追着他马上办、现在办、秒办,否则事后基本没戏。可他呢,总是用“待会儿”一词来拖,以不变应万变,C支书口中的“待会儿”等于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这就像腾讯公司99.99%的几率永远等于0一样的道理。
  又是那令人谈之色变、闻之胆寒的“待会儿”,“待会儿”谁又知道你去干什么?“待会儿”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待会儿”谁又知道怎么回去交代?现在当我面打不行吗!或者一开始就说打不行吗?宁可花十几分钟来激辩,也不愿花一分钟来办实事,有意思吗?我的要求很过分吗?这要求搁谁身上都显得过分,唯独搁你C支书身上不过分,一点儿也不过分!原因就是全村委人的心理阴影+条件反射。
  这种战况像极一个莽夫对阵一个忍者高手,不管莽夫如何发力出招,抓狂跳脚,只能是对着孤月枯叶撒气。风卷残云,忍者高手神龙不见首尾,落叶簌簌,只剩下莽夫在风中凌乱崩溃。当忍者提剑现身,已然是莽夫大难临头时……而现在的我甚至连个莽夫都比不上,至少我没有主动挑战的勇气,我只是硬着头皮被动去执行LX的ZG指示罢了。而此刻的C支书仍然冷静像一座冰雕,他那汹涌澎湃的内心世界像极忍者高手那诡异莫测的火影剑术,C支书撒出这一“待会儿”估计仅仅是接招而已,他还没发招就将我的“掌力”击得七零八落,与此同时,一个正气凛然的GP巨像冉冉升起,让人觉得不严自威,如果一定要比个高低,那我等鼠辈只有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份,这时C支书只要再寻机轻敲我一下,那简直就学到了浑元太极的精髓——接!化!发!
  难不成他们想找点茬来整我?对于这个可能性近似于零的猜想我倒不是很担心,但让我细思极恐地是当今G场上地“流氓三板斧”——推!拖!洗!看,跟蹂躏地板差不多,简单论述一下吧!
  “推”——这事与我们无关,你找XX部门去。这时诉求者无论再说什么,都将是无理取闹。
  “拖”——好的,你反映地情况我们收到了,我们会尽快处理的。这时诉求者无论再提什么要求,都将是强人所难。
  “洗”——洗脑!做人啊!得有宽容之心,得有奉献精神,人人都像你这样,那集体的事还办不办?这时诉求者无论再要维什么权,都将显得不近人情。
  因此,我们在踏进XX部门提诉求之前,必须把自己置于“衰人”的位置,否则在这“流我问你,此间是甚地方?”土地道:“大圣从那厢来?”行者道:“我自东土往西来的氓三板斧”的映照下,我们是多么的自私、渺小。因为在某些GP的认知中,良民要有奉献思想、良民要有牺牲精神、良民要有济世行为。良民既不能窝里斗,也不能给政府添麻烦。归根结底,良民就是GP说啥,他们听啥,GP叫做啥,他们做啥,没事看看电视,跳跳广场舞就好,不时喝点啤,玩会儿牌也行,如果能来点文艺的,夸GP两句,某某领导辛苦了,那就更显档次了。
  哎呀!思绪飘远了,得想办法尽快结束这次求访才行。“嗯!好的,我就按你们说的去做,先去跟我村十四哥说这事,其实我跟十四哥好得很呢,我只是不忍心看他来回奔波而已。不过,移路灯这事你们村委必须介入指导,否则我要自行处理了,如果因此引发什么矛盾和纠纷,你们村委必须要负全责”不知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还是源于超强信念的支撑,我竟然会威胁别人了,这真是生平第一遭,不过我知道,那是“嘴上说得狠,心里堵得慌”。就在这刻,阿Q再一次进驻我的心灵:我能怎样?还能怎样?最后还不是像父亲一样把他们原谅了?
  “装在人家墙壁上,人家不同意有什么办法?”H某貌似也觉得我的诉求合情合理合法。
  “我记得你们村装路灯大概有近半年了吧!路灯装到你家墙壁上近半年了,你竟然说你不知情?C支书还在努力寻找着我这次诉求的纰漏。

  

  “我说的是昨天下午装得那批路灯,昨天我正好不在家……”我悠悠地解释道。“是补装的那批路灯,昨天下午才装到他们村。”H某赶紧在一旁补充。

  

  “我家门前那盏路灯影响我家人休息,但它装在公用地上,我无权干涉,所以只能关门睡觉。但现在村干部没经过我的同意,便将这盏路灯装到我家墙壁上,那面墙壁属于我家的产权,所以我有权决定这盏路灯的去留。”不知不觉,开始轮到我这边普法论理了。
  “哦!这稀土的逻辑非常强样啊!这事我们村委会负责到底,你放心……”C支书不知是为了掩饰尴尬,还是为了显示热情,故意抬高声调。
  一场激辩源于一场误会,失敬失敬!如果C支书能早点听清楚,也不至于有今天这档子囧事了?不过也正因为这场激辩,折射出G场诸多不良生态。
  耳目失聪是老年人的通病,C支书今年估计差不多七十了吧!前任离职原因据说是因为年纪大了,干不动了。想不到现任C支书的年纪比前任还要大,难得他有这份心,照我说啊!政府就不应该让C支书这样的老人家那么操劳,该让他回家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了,毕竟其退休金比普通农民的养老金高上十几倍,该知足了。
  这次激辩双方各尴尬一回,算是打平吧!至少明面上是如此,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估计这样的光荣事迹够我在子孙面前吹嘘上好几十年了。

  

  走!上街!买辣条去,犒劳一下自己,出了村委大门,我一脸写意,晃悠晃悠地骑着电驴上XB。
  傍晚六点半,我又习惯性地进行十公里长跑,我边跑边捋今天这档子囧事,总结一下心得体会。
  我个人认为,在吐槽别人之前先自损一番不失为一记妙招。就像打假狂人徐晓东,在对各掌门人发起挑战之前,总是习惯性地来那么一句“,首先我得承认自己是一个三、四流,甚至不入流得拳手……”这样一来,不但能轻松地卸掉身上所有的道德枷锁,而且能在气场上震慑对手:我是蹩脚我怕谁?就算赢了我这个瘪三也没显得你有多大能耐。
  OK,大喇叭开始吼了,我是衰人!我是衰人!我是衰人!不重要的事情也说三遍,如此卑微大伙该满意了吧!但一就是一,二就二,我不想扭曲如蛆虫,接下来轮到我唠唠本村委的GP们了。
  首先,我得承认你们技艺高超,不但会耍乾坤大挪移,而且把马大师的浑元太极也练得炉火纯青,在你们那“推”“拖”“洗”三板斧的洗礼下,我是多么的自私、渺小,渺小到无地自容。
  其次我要指出你们的阿克琉斯之踵,你们是巨人没错,但也有弱点,那就是——除了严人宽己之外,还不切实际。在开展群众工作时,这两个弱点对于你们这种最基层的干部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你们想啊!你们已经是最基层的国家干部了,还不愿下沉底层,那叫谁去深入群众呢,那叫谁去联系实际呢?拿今天的事来说吧!你们非得要我按程序向村干部反映,这是不是程序先别说,这务实吗?要知道现在的村民关系已经不仅仅是“微妙”,用“危险”一词来形容毫不为过,很多时候,一句话,一口痰,甚至是一个眼神都能引发一场血光之灾,程序!程序!很多时候,有机会开启程序,却没机会避免悲剧!要记住!老百姓要的永远是最简解决方案。
  最后,我想奉劝你们,变“被动为人民服务”为“主动为人民服务”又拿今天的事来说吧!你们一开始就说你们要对这事负责不行吗?你们一开始就主动打给电话给我们村干部不行吗?你们主动去联系施工队不行吗?非得经过一番激辩后才说要对此事负责到底,要我放心……你们真不怕村民一言不合就操刀相向?幸亏我跟我村十四哥关系好得很呢!

  

  好了,事就办成这样了,至于妥不妥那不是我所能左右的,反思我也写了,跑步回来,立马抄好交给领导审批,领取这个月127元的生活津贴, 对了,买辣条的那三块钱不知能不能报销?能凑整发该有多好!       ”众人呵呵笑道:“该罚,该罚!这句更不通,先还可恕。期货技术篇:如何看懂预期变盘行情?。明天方向:新能源汽车、智能机器、超清。。今天第一次开贴,记录梭哈的每一天~。今天如期给了低点。”行者道:“他抢你去何干?”群猴道:“说起这猎户可恨!他把我们中箭着枪的,中毒打死的,拿了去剥皮剔骨,酱煮醋蒸,油煎盐炒,当做下饭食用。金龙鱼上市概念来看看吧。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 22:32:12
谁能主持公道?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