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兴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万

积分

0

好友

3209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1-27 23:14:14 | 查看: 22| 回复: 0
  教育机构霸气广告语数学广角的概念
  大量非法刊物存在,必然有赖以生存的土壤。《四川教育》杂志主编张晓萍透露,每天杂志社都会收到100多份来稿。据她分析,其中部分原因是教师出于职业发展的需要。四川新闻出版局数据则显示,关于教育类的非法刊物咨询占了一半,查处的非法刊物中教育类刊物占了三分之一以上。查之不绝,根本原因,是不完善的学术考评体制的畸形产物。其中,有人受益,也有人倒霉,受益者自然会对此保持沉默,倒霉者则往往因为各种牵绊而保持沉默。
  “很多教师明知道给钱发论文是一件不正当的事,可他出于职业发展的需要而自愿上当。”对中国教育颇有研究的作家冉云飞说,首先是评审机制有问题,从某种方面来说,教师的做法也是被制度和管理部门逼出来的。
  “事实上,我们的工作精力很大部分要花在接待许多老师的来电咨询上。”四川新闻出版局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现在平均每天要接到10个关于非法刊物的咨询电话,而关于教育类的非法刊物咨询占了一半,查处的非法刊物中教育类刊物占有三分之一以上。“这个现象都是因为职称评定要刊发论文产生的。”
  熊炜,重庆梁平县屏锦镇某中学老师。《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2005年第11期,他的一篇关于CAD在教学中的应用的论文得以发表。几经周转,记者联系到熊老师。“我也是在学校办公室看到征稿通知的。”他说,2005年,他刚到镇中学做了1年的老师,想破格提升为高级,按要求,须在核心刊物上发表论文两篇。3个月的论文准备后,熊炜依照电子邮件将其发给了在成都的编辑部。邮件回复,他的论文获得了一等奖,如要刊发,需缴纳编审费350元。职称评定迫在眉睫,想到又是省城刊物,熊炜稍加思索,就按照账号转入了相应数额的费用。他并不愿意透露是否评上了高级。
  省新闻出版物市场稽查总队总队长王俊波表示,非法刊物大多以退休老人和山区教师为对象,目的就是为了赚钱,有的收了钱只给刊登论文的人送2册,有的甚至只收钱根本不出版。
  目前,全国正规高校期刊总数2400种。其中文科1100种,理科1300种。但是期刊质量参差不齐,能够在国际上有影响的数量极少。
  《四川教育》,省教育厅直属单位主办。作为评审职称承认的教育类期刊,主编张晓萍直言不讳,每天社里都会收到100多份来稿,稿件来源非常火暴。据她分析,其中部分原因是教师出于职业发展的需要,“读者一般通过电邮和信函的方式给我们投稿,然后我们再根据栏目需要以及稿件质量来选择稿件。”待稿件刊登后,他们还会给作者寄样刊和稿酬。
  “为评上职称,发表论文的门槛简直都要把人逼疯了。”记者走访成都一些学校发现,莫名其妙刊物的信函已成办公室主要信件来源,评职称上论文难是教师们共同的心魔。
  张明,成都某小学校长,喜欢写作,上世纪90年代单纯投稿赚稿费。很爱惜自己声誉。2005年9月,已经身为校长的他意外收信,称某学术论坛组委会征集论文,获奖的将被结集成册。有此等好事,张明没多思考就将自己认线天后,组委会回复:论文获奖了,发表时需给300元,为论文集的成本费。教师评职称承认刊物考虑到能借鉴和参考同行的论文,未多加思索,张明高兴地给了对方300元。
  “不要说学术交流,就是和那些论文并排在一起,我都感觉受到了侮辱。”样刊寄来,张明抱怨说,“自己论文的前一篇和后一篇,简直就是复制、剪切、粘贴而来的。”只字片语中,明显能看出里面某段话出自某教育局领导,某句话又来自于哪个知名教育学家。也是从那以后起,他平均每周都会收到一封来自各地的类似征稿函。
  为发表论文伤透脑筋的,远远不止张明一人。6年前,化学专业出身的王磊,博士毕业后来到成都某大学教书。课堂上,王磊轻松幽默、深入浅出的授课方式深得学生喜爱。可是有一件事却很让他头疼,几次都没评上副教授,“其他条件都达到了,可偏偏差一篇论文”。后来,王磊好不容易写下一篇6000字的论文,可意外的是,一连投了好几个刊物,都石沉大海,最后为了今年的职称评选,花了3000元买了版面,还找朋友给刊物出了2万元的广告费才得以发表。“这件事情让我到现在都感到很耻辱!”王磊说,作为读书人,他对这种造假的事,良心上过不去。
  据分析,非法刊物层出不穷是不完善的学术考评体制的畸形产物,如今评定职称、完成科研课题、攻读研究生等,都有一项考评指标,即要求在公开刊物甚至是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少发表一篇论文,实际水平再高也别想评上职称。有的高校还规定老师一年要发表多少篇论文,完不成扣奖金。
  “考评机制是死的,哪怕你其他方面表现再好,规定的没达到,也不能通过”。对于现今的评职称制度,王磊认为,应该多一些人性化的评价方式,教师评职称承认刊物“这种以论文为重要评价方式的做法,只会滋生更多人钻机制的漏洞,让更多人‘自愿’地受人宰割”,同样,他认为,老师是直接和学生打交道,哪怕你论文再多,可教学效果不行,最后也只能落得个“误人子弟”的境地。
  冉云飞,对中国教育颇有研究的作家。他一语击中要害,首先是评审机制有问题。“老师评职称需要以发表论文为必要条件这一巨大的市场,催生了许多专门以收钱来发论文的莫名其妙的杂志和莫名其妙的论文”。
  除了刊物利用评价漏洞而想方设法挣钱外,“很多教师明知道给钱发论文不是一件正当的事,可他出于职业发展的需要而自愿上当”。从某种方面来说,教师的做法也是被制度和管理部门逼出来的。冉云飞认为,评价一线老师,不是用发表几篇论文就能衡量的,“学生评价和社会评价是非常重要的”,其次,老师本人是否喜欢读书也是衡量之一,“不喜欢读书的老师不可能教出喜欢读书的学生”。
  对于那些为评级而急切发稿的老师,张晓萍建议,在投稿时,尽量选择熟悉的刊物,如果对刊物不熟悉,而且对方还提出收费要求的话,就应该提高警惕,上网查询其是不是合法的公开出版物,以免上当受骗。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